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爱劳动的人有爱情

今天又读了马雁这篇《爱劳动的人有爱情》,不知道她所说的小孩不用做清洁的学校在哪里,我上大学以前都是要做清洁的。每个班也有劳动委员,高中班上是毛线,他是我的同桌,当了三年的劳动委员。

毛线从来不搞劳动,却讨人喜爱,班主任爱他,我们也都爱他。他有多年到工作经验和心得体会,我做清洁的时候,他就在教室飘来飘去,好似一个追风少年,栩栩如生。这是大家最恨他的时候,做完清洁须得毛线同志检查,通过后方可撤离。

我在毛线那里,并不好过关,他喜欢折腾,三次之内必不合格,我决定这是毛线的一大爱好。而后我发现,我和其他黑名单里只是班里人的部分,在毛线的世界里,还有一张白名单,他妈的。

相对来说,我爱拖地胜过扫地,因为只要拖地就能避免来回的垃圾桶运输,尽管要等到扫地生撤离来才能开始工作,远比长途跋涉倒垃圾来得轻松。如果我值日那天,不用和肥硕又恶心的红色垃圾桶牵手,真是难得的福气。

班里的卫生安排是按每个人的学号顺序轮着来的,扫地拖地擦黑板这一切看似都要靠运气。毛线是一个天生爱娱乐的家伙,所以每当看到黑板上“扫地”那一栏下面写着肖QH和谢LZ、刘CW和刘L的名字,我们就期待着放学以后,他们那段两个人与红色垃圾桶一同牵手默默不语的旅程。不管是温馨甜蜜还是辛酸青涩大家都喜闻乐见,毛线更是不例外。直到有一天晚上,谢LZ拎着一个空空的垃圾桶回来,大家唏嘘不已。

后来刘L转走了,刘灿文自然如释重负,后来而肖QH和谢LZ也有了班长大人来替代。到现在过去有一年了,每次想起他们那段奇遇,我仍会不自觉地发笑。同学们不管多少里来相会,三年时光转瞬即逝。有些人会牵挂一辈子,有些人甚至记不起名字。

拖地不是绝对的美差,扫地也不是绝对的倒霉活儿。爱劳动的人有爱情,后来他们在去倒垃圾的路上相互熟悉了。不管是在这一路上收获了爱情还是友情,第一要感谢的人应该是毛线,他是一个善良的男人。慢慢的,毛线开始享受成就才子佳人的感觉。我想月老红娘没有爱情,更何况毛线不爱劳动。尽管我们都爱他,但他更像是一个石男存在着,就算有所表露也是傻傻地开始忧国忧民。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我更愿相信他在装傻,他一定是装傻的。

有一段时间,我和毛线都沉浸在玩弄他的“权术”里无法自拔,他自诩我们班的副班主任,尝试着替班里大小事宜做主,地位直逼正班主任。私底下我们也常常意淫,从来不把校长放在眼里,开口闭口就是奥巴马、潘基文。听毛线说,长大以后他要当一个贪官,要狠狠的贪。我知道他在扯淡,总是嘴上说一套,行事另一套。他不大像会当官的人,更别说贪婪地吸金,因为毛线那么善良。所以就算和他搞好了关系也无济于事,轮到了就安心扫地倒垃圾,不要多想。

值得一提的是,毛线做了那么多年劳动委员有一个意外收获——黑板是他的练字板。小的时候在黑板上写字是梦想中一件神圣的事情,如果手贱在黑板上留下了自己的笔迹就会受到老师的批评。从小我就羡慕劳动委员,因为那时候只有老师和劳动委员才有资格在黑板上写字,其他同学不得觊觎。因此,我每一次有上台在写黑板字的机会都无比珍惜,哪怕吃了一盒粉笔灰也愿意。毛线当选了我们班的劳动委员,我看他一笔一画在黑板上练了三年,实在没太多长进。写到太难看的时候我就去教教他,但他一直改不了上台献丑,大概是他的基本功还有待提高吧,得从笔画开始练起。就这样,毛线用他的毛体一遍又一遍地书写全班人的名字,他是最熟悉我们班同学名字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正班主任。

作为同桌,我多少次想被安排和喜欢的女生一起劳动,即使去公共区也没关系,或者想被安排一个能迅速搞完撤离的工作去见到喜欢的女生。

有个学期的大扫除还挺不错,我擦门,按毛线的话是擦Mong (第二声)。我只要把门打湿了,等待检查的人来说,很好很干净。之后他们喜欢检查门顶上的凹槽,用手指去擦拭凹槽里的灰尘。于是,我就往里面灌水,整个过程用不到十分钟,但毛线只要一开启“追风”模式,我知道肯定走不了了。

有一年暑假,毛线去了长沙,那是他的第二故乡。不久就传出他要转学的消息,我们伤心得要死,后来才知道那是谣传。他是一个上进的男人,去长沙上补习班,也因此迎来了他的春天。爱劳动的人有爱情,他不爱劳动,而且装傻死性不改。那个百感交集的夏天,可能成为他一段终身难忘的回忆,美好或痛苦。从此以后,毛线变得更加的忧国忧民、怀古伤今,偶尔也自伤。这所有的背后隐含了多复杂的情感,不得而知。

毛线不像是一个愤青,但他的爱国情怀就像看了十八年新闻联播一样高涨。有一次语文模拟考,他写完作文对我说,作文绝对50分以上。结果发下来一看44分,操他大爷的,毛线二话不说,立马把卷子撕,撕得粉碎。其实,我忘了看了还是没看,反正印象中没有那么差,他开始质疑语文老师的水准,私底下和我痛批他不懂自己的世界。之后毛线慢慢得成长为一个行文的好手,题材包括但不限于忧国忧民、怀古伤今。我也不是吹嘘,二人行,毛线是我的作文老师。

如果说这是一个男人对爱情的渴望,是有揣摩的价值的。爱情一直是各大名家创作亘古不变的主题,毛线的作文和他的情感生活联系密切。去年这个时候,流行了一个“文艺青年”的新词,可能也是老词。很多青年人趋之若鹜煞费苦心,当日也包括我。后来发现这里不是那么纯粹的文学与艺术追求。不少青年因此很快地收获了友情和爱情,随着彼此不断深入了解,看到对方真实的自我,原来装逼装得好辛苦,就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容易搞砸。要我说,青年时候既要文艺也要闷骚,用毕生精力参禅,约翰克里斯朵夫要看,淫男浪女也要看,做一个快乐的文艺老年就不错。

文艺青年与毛线的区别,还是涉足领域的不同。高中毕业后,毛线独自一人走上雪域高原去寻找自我矛盾的快乐,超凡脱俗耐得住寂寞,宛如一个西藏小清新。我不知他现在是否还是一个直男,但至少过得逍遥自在。为什么还是没有收获爱情,因为爱劳动的人有爱情。

马雁在文章最后写道“家庭生活里最动人的是一起做清洁,是银钏金钗来负水,还是垂手明如玉,都看君子怎么说,淑女怎么听。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真不如这样的劳动场面叫人神往。”我被说中了,我不爱做清洁,毕业后,在家里帮妈妈洗过几次碗,不太情愿,现在堆积的衣服要隔几周才有大洗日子。

前不久我说“我心里想着什么,夜里就做什么美梦。难怪初三时候同桌总叫我梦神,原来梦神是梦见女神。”其实我梦见的是同一个人,那时不爱劳动,相爱没有那么容易,但又特别让我着迷,清醒的时候,我总是听见隔壁厕所的水管不停地呻吟,睡不好也不思茶饭。

2012年,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之年,毛线和我都要奔向20大门,青春所剩无几,可能唯一剩下的就是我还能叫他毛线,一个从小和劳动结上不解之缘的人,爱劳动的人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