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借问众神明

从西藏回来,我想起一本在家里丢失的书,高中毕业那会儿买的,淡蓝色封面。我怀疑它是掉在了我的床底下,真不打算趴地板上是用竹竿在床下捣鼓了。此刻我就在床上躺着,有点惋惜。

找东西这种事越是渴望就越会绝望,像唐僧取经一样要历经大大小小各种磨难,明明孙悟空有筋斗云,由穿行十万八千里,不可滥用。我是绝望了,而我们在纳木措遇见一个徒步大哥就不一样,他从首都走到西藏,好心司机想载他一程,被拒绝了。我口头上佩服他,心里还是更欣赏我们的司机。

我在西藏遇到那些走路和骑车的人们,起初无法理解,放着飞机火车不坐,尽找些奇异招数折腾自己,一个个晒成包青天。后来回到宾馆打开电视,不想正在播送《西游记》,我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要走路或骑车?答曰:取经。佛祖不会看你轻易地坐趟飞机过来问候他就把真经给你,即使再厉害的妖魔鬼怪也不能阻止你上西天取经。

要不是不信教,我们短短几天奔波几千公里还真以为自己修成正果得道成仙。这前前后后被很多人问起去那干嘛,我说看一个老朋友去,我真是去看他,很多人不信。我是最近才染上扯淡这个坏毛病的,说话真真假假分辨不清,甚至有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扯淡的由来大概是今年3月9日读《我的精神家园》某一篇,文章写道“在武打片里,人们在天上飞来飞去,随手一挥,就放出一片UFO来,打到哪里哪里就爆炸——可就是炸不死对方。那些侠客们就这样浪费自己的神奇武功,却不肯用这种能力去开山辟路,造福于人。但是人也不能总这样一本正经,偶尔看看别人扯淡,也是一种调剂。”但是人也不能总这样一本正经,有时也能脱口而出的王二式幽默,呵。

就像四五个人围在桌上吃饭,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太久没有见面,而我有太多故事要说给你听,又想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不知从何说起。扯淡了也是调剂,不倾吐彻底就没有食欲。9月1日,我站在电子称上显示61Kg,从拉萨回来果然瘦了,我知道是在那边没怎么吃东西的原因,食欲的确不好。8月20日,在拉萨火车站一见阿毛,又黑又瘦,8月31日,在家,母亲大人一见我,也成了祥林嫂眼中的阿毛,可怜的阿毛。

不远万里赶来,总觉得该留下些什么。在大昭寺前路过一家国营药店,我们被里面的红花虫草吸引,据说红花对女性很好。陈校长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一次性买了6克红花,我忘了能用几年,反正时间不短。此前,他一直被胡萝卜所蛊惑,心里有了阴霾。真假红花实在难辨,就算是胡萝卜也补充维生素哩,家常吃的萝卜丝哪能这么细小,这样吃更利于消化吸收。两百块全当请了拉萨刀工最好的厨师切了一颗萝卜。

我们在林芝的第二天恰逢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后来,在去北京的火车上,同学问我有没有遇见藏族爱情。我说这怎么可能,大多数藏区的少数民族汉语说得不是很流利,也不识太多汉字。我想最有可能是松赞干布,不知道文成公主当年有没有把牛郎织女的故事说给他听。在西藏文化里,爱情不像是牛郎织女的版本,我看见了遍野的牦牛,这里一定不乏牛郎,至于织女且不说大大的黄色的权利棒,那些哈达也足见织女功力。陈校长在我们一周的行程中一直在表露想在西藏养牦牛的心愿,从此做一个快乐的牛郎。不知道他的心愿里有没有一个织女形象, 至少校长是孝顺的牛郎。

说起孝顺,每个人自己心里都很清楚,人是父母所生,好像孝心与生俱来。我爱我的父母就像你爱你的父母一样,只是尽孝却相隔了千里不在父母身边。亲人难免要别离,我想伤感是有的,更多的还是牵挂。为什么每次回家轻巧地带着点行李,而返校却装满了几个大箱子,那是因为亲人的牵挂全装在行李箱里呀,满满当当的行李箱。

我还在家的时候,跟妈妈说起这本书,16开大小,淡蓝色封面。我还留存有希望,妈妈会找到的。她并没有马上去找,我想这大概还不是那本书出现的时候。

“好诗描写过的事情各不相同,韵律也变化无常,但是都有一点相同的东西。它有一种水晶般的光辉,好像是来自星星……真希望能永远的读下去,打破这个寂寞的大海。我希望自己能写这样的诗。我希望自己也是一颗星星: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会烟消云散。于是我开始存下了一点希望——如果我能做到,那么我就战胜了寂寞的命运。”

当我读到这里,心脏就隐隐作痛,说不出来的酸楚(为赋新词强说愁)。在拉萨的最后那一晚,我在新华宾馆的洗澡的时候打开收音机,也不知道是哪个台,可能是拉萨的一个汉语频道,正在播一档午夜情感节目,主播说起一个又一个的爱情故事,尽管一个比一个俗套,但我想正在经历着这些故事的人们还是不知疲倦地神往故事里的一切。

从爱慕到追求或许等待,人这一生可能最怕孤独,疯狂地想要摆脱这种境遇。到了晚上孤独的时候我就抬头望夜空的月亮,无论怎样阴晴圆缺人都有悲欢离合,但我知道你和我看到的一定是同一个月亮,那么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何等的幸运,从此再不怕距离遥远,却不知道你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快乐或悲伤,看着月亮我只能想象。我想存有一点希望,不管要不要出国,我会愿意等,因为希望就是好事即将发生,学会认真,学会忠诚,永恒,进化成更好的人。爱你就像爱生命。

这一阵子,我很在意我的梦,常常梦见熟悉的人,梦见你,奇异的故事。我所遇到的人,醒着的时候就代表着心里的想法,有时不为所动,不是麻木是痴迷。自以为我是在梦里成长的,早上一觉醒来悟透了一些道理,却不知是我编织了梦,还是梦里设定了我?越来越不懂,借问众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