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内分泌失调,女孩子很容易得这种病的


📍 2012-10-24 🏷️ #杂志

我今天看到这样一个后天肥胖女人去往天堂的悲剧故事,节选了零零碎碎一些话,献给以减体重为事业的朋友,燃脂,励志。

刘萌萌不是生来就是个胖子

减肥和丰乳是两桩背道而驰、不共戴天的事,肥胖的女人必定拥有一对丰硕的乳房,而骨干的美女一定平胸。倘若这个骨感美女居然拥有一对丰胸,那就有必要怀疑这对丰胸是不是天然所成。

瘦人的性感才是真正的性感,胖人那种只能叫肉感,肉感和性感是有本质区别的……

青春期内分泌失调,女孩子很容易得这种病的。

内分泌失调,减肥也没有用,我是喝白开水也要胖的人,没办法。刘萌萌说得若无其事,在别人眼里,她从来都能坦然接受和承认自己的胖,也许是习惯了,好像,肥胖这种毛病,根本构不成对她的伤害。

白白地嫁给他,连喜酒都不肯办,还要哄着他们父女俩开心,听到爱情还一脸惊恐,不就是胖吗?胖人就不可以有爱情了?

所以,她便需要自我宣告一般发出一番剧烈的动静,又好像,有一只摄像头随时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只有通过戏剧化的动作和表情,才能让理解力极差的摄像头读懂她内心的痛哭和矛盾。刘萌萌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她多肉的脖子里隐藏着的骨节发出一串”咔嗒、咔嗒“的呻吟,随即,一阵痛感从脖颈处传至大脑。刘萌萌嘴角一抽”咝——“奇怪,焦灼以及愤恨的情绪倒是有所缓解,仿佛肉体的疼痛让受伤的心得到了些许安慰。

只是,一个老处女想活得怡然自得,那是要有资本的。假如她天生丽质、收入颇丰、情趣高雅、品味高尚,那么人们就会想,这个漂亮姑娘是心高气傲,看不上那些臭男人而不愿意嫁,这样的老处女,哪怕不讨人喜欢,也是被人敬重的。可是刘萌萌并不漂亮,还胖,还黑,物资回收公司的薪水仅够养活自己,琴棋书画没一样会摆弄,这就不是愿不愿意嫁了,而是没人要,嫁不出去。一个嫁不出去的女人——顶着这样的名声做老处女,别说活得少尊严,简直就是一辈子的耻辱。况且,和老顾交往之前,他是不是处女?这一点,刘萌萌始终不敢确定。

她该怎么办?她可以一个人去吃火锅,可是她不能一个人去结婚。谁能帮她?老顾不肯帮她这个忙了,他拒绝了她,他可以帮她修拉链,可以帮她做指甲锉,可以帮她按摩歪了的脚踝,可是现在,他不愿意帮她最后一个忙——与她结婚。

刘萌萌开始了深夜的野餐,她饿极了,她要吃,她太想吃了。吃第一个粽子时,她都来不及拆开粽叶,就一口咬下去,接着连叶带肉大口大口地往下吞。第二个粽子,她就吃得耐心了一点,她拆开粽叶,蘸着辣酱,一口一口地吃,吃完还把粘在粽叶上的米粒舔了个干净。吃面包时就从容多了,她掰开面包,把奶油挖出来先吃掉,然后把辣酱涂在面包上,涂一截,吃一截。掉在身上的面包屑,她还就着暗弱的月光,用手指粘起来,小心翼翼地送进嘴里吃掉。刘萌萌吃得细致而周到,粘面包屑的时候,她简直要得意地笑出声音来了,在这样一处地方,这样一个时间,除了老天爷,没有谁看见她,她不需要在追光灯一样的注视下假装做一个快乐无忧的女人,也不用在众目睽睽下扮演一个严格控制进食的女人,哪怕她吃的所有食物都是偷来的,哪怕她用这些没有付钱的食物证明了此刻她的确已经是个小偷,她也不用担心被人当小偷追踪围观……这么想着,刘萌萌吃得更加有激情了,她拆开火腿肠包装袋,用牙齿咬住肠衣,一甩头,薄薄的肠衣就被撕掉了。刘萌萌的脑袋甩了十次,牙齿撕咬了十下,十根火腿肠的肠衣全部被剥掉了。她抓起两根赤身裸体的火腿肠,用力塞进口腔,又抓起两根塞进去,再抓两根……她用最后一根火腿肠,仔仔细细地刮下瓶壁上残留的辣酱,然后,鼓着一嘴红黑混杂的肉食,努力而艰难地往下吞咽着……

刘萌萌感觉到液体流人身体的另一种饱胀,就像喝酒,酒液疯狂入侵她的身体、流入她的血管和心脏,她感到满足极了,满足得脑袋都眩晕了,就像喝醉的人,眼前的世界开始飘忽起来。她发现脚下有一面波光粼粼的镜子,她弯着身子对镜子看,她想再看一看自己究竟长什么样,她想证实一下,那个大眼睛、鹅蛋脸,梳着两个辫团的小巧玲珑的女孩,究竟是不是自己?

可是,看不清影子的五官,因为夜色笼罩,投落在镜子上的身影被虚化了轮廓。这个身影是黑色的,鼻子、嘴巴、眼睛,全是一个个黑洞,整张脸是黑的,身躯也是黑的。可黑色的身影却显得十分苗条,甚至几近消瘦。

谁说我是一个胖女人啊!她咧开嘴,满意地笑了……然后,她听到一声重物落入水中的巨响,霎时,她感觉到月光正拥挤着流进了她的口腔、鼻子、耳朵,很快,她的身体里就充满了月光,她通体银白,仿如穿上了一条纯白的连衣裙,又仿佛一只披着满身洁白羽毛的鸟儿。她尝试着举起双臂,她发现她的双臂果然变成了翅膀,她抖动了两下,霎时间,她变成了一只鸟。一只正展开翅膀飞翔起来的鸟。

……

——《甘草橄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