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破坏王


📍 2013-02-21 🏷️ #我是傻逼

自幼儿园毕业以后,我就开始学习毛笔书法,因年幼无知,多少有几分被迫的意思。那个时候喜欢和我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好多狐朋狗友们一起玩,每天晚上我要从书法老师那学艺归来才能加入他们,小朋友们睡觉早,没有太多时间嬉戏作乐,难免心生羡慕。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每天晚上我与他们为伍,最后的结果都是男女双方对立起来,不欢而散,而我不在是其乐融融。当时虽有察觉却不以为然。

那年我的一个狐朋狗友在家过生日没有邀请我,由于事先知道,我竟然自己走着去了,在她父母极力的维持下我也还算是受到礼遇。尽管我像傻逼一样站着,也还是不时地附和几个笑脸,感觉脸都笑僵了,像是一口吃了两个苦瓜无力咀嚼而没有吞咽下去。当场的气氛真是活跃有苦涩,很像是因为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的缘故。

如今与我一起长大的这些少年大多还在像我一样上学,只是天南地北,各自没有什么联系。周围很多同学有从小到大一直交好的朋友,我想一下自己,大概是这样,童年好友如今都相对生疏了,偶尔遇见会礼貌地招呼,短短问候便速速离去,而现在的挚友虽然朝夕相处,无乐不作,又岂是儿时相知呢。

我不擅长结交什么网络朋友,更没有什么国际笔友,而像我一样的同学大概也是想着一毕业就远走高飞,留恋故乡远比不上未知世界的新鲜感。可是现在我不太这么认为了,尽管在这个世界上我遍布足迹的地方可以忽略不计,我不是在肯定我的故乡,而是想尝试着找到一种归属感,在那里会有很好的朋友,友谊天长地久。

这样我虽然还没有来得及仰慕钦佩那些已经环游世界或者正在到处遨游的青年男人和青年女人,就已经不再有太多飘来飘去的欲望。尽管我的脚步 42 码半,比 35 码半还大了 7 码,却也长不过世间的路,因为鲁迅先生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引自鲁迅《故乡》)我担心的是,无数像鲁迅一样的孺子牛在草地上来来回回,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就算是貓力 molly 本尊穿上我的 42 码半也是望洋兴叹啊。

前几天我自己修电脑,因为一个没有预料到的故障而邻近报废,后悔已是不能,唯有回忆起那些葬身在我手上的设备,林林总总,生活日用消费电子小有涵盖。我常常这样安慰自己:这些报废品都将铺在我的路上,如此更像是一个积累经验的过程呵。至少下一次我不会再因为忘记键盘模块还没有通电的时候就去随意改变系统启动顺序。

那些有名的能工巧匠,何以闻名于世,技艺精湛离不开熟能生巧,所以我想,他们积累的那么多的经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得上是个无敌破坏王。然而熟能生巧却不能成为搞破坏的理由,因为道德与常识我们不认为这其中有很大的矛盾,若是完全从事理逻辑上看却很难说得过去。我想大概是因为人的主观因素,对“破坏”产生了价值判断,从而打识字以后就天然抵触。

拿媒婆来举个例子,跟人介绍对象古时候讲究门当户对,这样双方家庭才会皆大欢喜,新郎新娘也会比较容易百年好合白头偕老。若是这说媒之人心存破坏,撮合富家千金与乡野小子,定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就算是牛郎织女成为千古佳话,生活在当下的百姓与各路神仙也不问问王母娘娘答不答应?每年累死多少喜鹊。

昨天因为今天的午饭而不得不变更了今天的计划,现在情绪好复杂,心里翻云覆雨的躺在场上悔恨自己口语表达,既然不会说话就胡乱唱歌吧。“让明天把今天给记住,不是因为孤独因为我们追求的专注,不管它起起伏伏”,这是 Stefanie 的一首歌里的词。我只是“啦啦啦”地小声吟唱着。有时我就在听歌的时候反省我这个破坏王,从小到大破坏多少事多少物。古有云,“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既然我暂时做不了高尚的君子去成他人之美,在平庸的时候不成人惡也是一种德。我不想因此而沦落到小人田地,下辈子做一个貌美如花的红娘。要感谢父母和老师的培养,多年以后我用毛笔写下那句白纸黑字,落款“无敌破坏王”,这一生便又少了一个遗憾,是经验告诉我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