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 2013-03-31 🏷️ #我是傻逼

昨天录音的时候傻笑了一下午,没有什么效率。这么一个好笑可能又不好笑的故事,还没来得及正常的笑就笑不出来了。这真是足够体会了那些特别的故事错过了特别的时候说出来感觉那么难受,前后落差像瀑布一样。

对于《北京遇上西雅图》我最初有点惊讶,想你安心地看一场电影“我相信你”我这样回复。我想信任是一个感性层面占大多数的关系特质,人与人之间当然有互信,就算是陌生人仍然如此,比如专家在百科全说上说红枣美容养颜,信任他的人自然就去买来红枣吃。我也一样,无论如何我总是会更愿意相信你的,但还是会有点不高兴。这就像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其实腹黑无比大多数人一样,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信任仍然是信任,该过去的都会忘记。

别信自己不是自己

但要信天气的冷暖

用不同的衣服绑架了你身上的

四季

诗人呵,就是敲了几个回车键,有时真谛,有时扯淡。

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时候,提到汤唯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是真的说不出来了。不知别人是不是,我有这样的毛病,喜欢和自己过不去。从小到大很多事情我都记得的,因为别人的言行,自己却和自己较劲。小时候拿过家里的菜刀想去砍人,那个时候觉得菜刀真是既有强大杀伤力又方便携带。后来被狠狠地教育了。妈的,庆幸自己正坐在大学宿舍,不然现在是不是在牢房里面搅基。如今不至于去食堂拿菜刀,但心里却奔跑了无数只草泥马。

所以在问到到底作何感伤的时候,我终究是要反思自己的。我想人在每时每刻思维的出发点都是好的,越突然的事情方法方式就可能越离奇。不能说离奇就不好,但这样着实冒着危险。就好比两个人建一座房子,早安午安晚安,夜以继日添砖加瓦,各自报以希望终将建成。忽然之间日本人的导弹袭来,一分钟的时间,幸运的房子轰然倒塌了一半,乐观的他们还是守着剩下的一半重复以前的过程,希望还在,继续坚持;不幸也可以是瞬间夷为了平地,再珍重也只是重新来过,潇洒走一遭,不死也惘然。

曾 JW 的表哥,起初我是不认识他的,现在也只是知道他的名字。为买票之事鞍前马后,一路照应,这年寒假我怀着感激之心和我小学同窗的形象来想象他,也会想去认识。但现在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却没有什么感激可言的了,甚至记起他在情人节发来的问候。在这里我很不情愿地把表哥换成第二人称,那个时候我问你的精神世界有猪圈那么大吗,困惑得不知道答案,现在看来是有全世界所有的猪圈加起来那么大,以至于大家和你都有了交集。

我现在还不认识你相信你也不认识我,我们只是相互知晓姓名或许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没有和你说过话更没有见过你,向来不会轻易地判断一个人。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尺,当我们是陌生人的时候该怎样说话做事,待人接物。这不像你的精神世界,把几个猪圈加起来就有了交集,人脉不是这样设计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在你不经意间说出看电影,有一个姑娘回来以后会止不住地流泪难受到深夜无法入睡,也许那时你正睡得酣畅淋漓。为什么不知趣地练好你的武术呢,为什么不啊!

人在木讷的时候,心里往往稍微清醒。人终究不是木头,感情就是证据。一旦伤了感情就很难弥补回来,这也就是为什么明明好好的没什么也想是悲伤了一整个世纪。我想象着焦虑,如果哪一天我们突然提到了你的大名我该怎么办,怎么看,怎么说,怎么做?

我的这颗小心脏啊,总是装满了东西。偶尔也会闷得难受,这几天已经断了暖气,没有蓝天白云的时候在宿舍里坐久了,双脚冰凉。

今天早上我躺在床上在想这个问题,当他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我在想什么,想着睡着了,梦见自己右臂脱臼,在梦里没有自己接上,醒来时手肘疼得厉害,以为自己没事,像是断了筋骨。壮哉,我中国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