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与四个韩国人的故事


📍 2013-04-06 🏷️ #去追星 #我是傻逼

上高二那会儿,女朋友问我金在中是不是很帅,因为我不知道金是谁于是就去搜索了金在中。打开百度图片搜索,看见照片里的人眉目清秀,脸蛋俊俏,身材高挑,尽管不知道我看到的金在中的照片是不是她所指的那个人,我回了个:帅。她很满意。这以后我算是开始熟识了第一个韩国明星。不幸的是 2009 年 TVXQ 解散,我现在猜测她那时候应该不会因此而高兴吧,就像迈克杰克逊去世一样,虽然没有那么悲伤,惋惜还是有的。而我总归是一个成不了韩国艺人粉丝的人,解散可能让她的情绪稍有变化,却也不会影响我的生活。后来有了 JYJ,她追星的热情好像从未减退过一样,至少我觉得是这样的。如今和她没有什么联系了,偶尔也会在一些跨年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众家电视台的缘故,看见她的状态会出现几个朴有天这些,就像当年一样,好疯狂。

有一天中午我吃完饭,在学校篮球场边的石凳上坐着,给她发信息。这次她没有问我了,直接说:李弘基,好帅啊!我问李弘基是谁?现在不记得她怎么回答,反正后来我也亲自搜索了关键字:李弘基。李弘基好帅,好像的确如此。当时对他印象深刻的地方不是容貌,而是年龄。李弘基生于 1990 年 3 月 2 日,双鱼座。这也就意味着他是 90 后,我也是,而且我们只是相差了三岁。当时小有触动,还想象自己三年以后的样子。现在觉得那个我就是一个傻逼,理想还照不进现实,当艺人?那时候的她,心里可能有这四个男人:她父亲、金在中、李弘基和我?而我心里有好多男人,我爹、班主任、男同学,如果要凑数就算上那些男老师吧。列举这些,都不是韩国人,李弘基应该是我第二个熟识韩国艺人。

我想关于李弘基的故事可能要长一点。

那一天班主任把我们班的座次格局变动了一番,由于我与苏 J 换了座位的缘故,我能够坐在 Skullci 的旁边,请允许我在这里以此称呼她,尽管不是同桌也算离得很近。

晚上放学回家,我和 Skullci 走在桔井路,言谈不过是教室里的内容,等过了十字路口才开始说说她的老家,因为十字路口那有一个露天瓷器卖场,也常常为老板的生意而犯愁。因为一年过去了,老板养的小狗也老了一岁,宝贝瓷器却没见得少了几件。真是的,走在苏园路有种“但少闲人如吾两人尔”的感觉。

有一天晚自习,我看到 Skullci 的桌子上的杂志,那不是李弘基吗!不会那么巧吧,我真的借来看了,一页一页地翻完了两本。看杂志里形形色色的男人如花似玉,文字忽略了大多数,两本厚厚的杂志就只想把每一页的李弘基找出来。

那天晚上我的自习已经没有什么效率,但是我得出了两个很重要的结论以及至今都没办法得以验证的推论。结论一:李弘基喜欢骷髅;结论二:Skullci 喜欢李弘基;推论:Skullci 喜欢骷髅。以至于到高考前体检那天我还在想,她在实验楼里看见那些假的白骨会不会兴奋一阵子。现在我想那个我还是个傻逼。

我觉得不是韩国男人长得都一样就是我的眼睛有毛病。我这么想是因为我得出结论二以后发现家里恰好有一张 FT-Island 的海报,简直是阴差阳错。我只有一个想法,把海报送给她。后来我真的把海报带来学校,给 Skullci 看了,她好像有些失望,可能这并不是她心里预期的那张。不过没有能够给她惊喜,都已不是重点了,当时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我把崔钟勋误认作是李弘基。回家以后,直接百度搜索:李弘基!看了好多张他的照片,不少也是有崔钟勋的,直到感觉不会再辨认错了,我疯了,看疯了。

总之那以后我们回家就少了许多数学理综,她经常给我看她的手机,其实是看李弘基的照片。这个时候我一般会很忐忑,一边看一边想看完要怎么说,通常是听完她的解说我就哦嗯地肯定。印象中李弘基在 Skullci 的手机里有各种各样的发型,现在我已记不起细节来,大概还记得几种头发的颜色吧。

其实我很清楚,刘 YH 喜欢金在中胜过李弘基,而 Skullci 却从未提过金在中。于是在那段日子,我每天都在想一个问题,是金在中帅,还是李弘基帅?因为我觉得,在这两个韩国人里我至少要选择一个,想她们一样去追星。后来我决定是李弘基,这更像是追随 Skullci 的脚步。

去年我读了路内的《追随她的旅程》,很快我就想起每天早上去学校的路。每天把她叫醒以后,起床,我会摸索着时间出门,希望能够在上学的路上遇见她。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能给我一整天都带来好运。也许这看起来像程式化一样进展,但要遇见她却并不容易。Skullci 那时无比赖床,而且法海的房子里总是有些小老鼠大蜘蛛出来闹腾,所有时间就变得捉摸不定。就算远远望见她背着书包走在前面,要追上也是一件难事。Skullci 在早上走路奇快,为了自己神奇般的出现,我通常不会叫住她停下来等我,而是跑一段走一段的。那时我习惯穿短袜和运动鞋,所以脚跟部直接和鞋后沿接触,快步走起来的摩擦力极大,为了追上她的脚步,我便忍者剧痛磨掉了几层皮。在她身后轻轻拍一下她的肩膀,她老是说被我吓死了,我脚疼得不以为然。稍稍放慢各自的脚步,开始说起早起来的匆忙,没有太多闲暇,还来不及说起李弘基,却满足于这短暂的一路的快乐,早就忘了脚与鞋的抗争。我发现啊,早出与晚归的我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状态。

Skullci, 我已经爱上她了。她把腾讯、微博的头像都换成了李弘基,甚至微信头像也是李弘基,看着我们的对话就像我在和李弘基恋爱一样。大半年了一直没有变过,直到我帮她拍了那张魔镜中的照片。凸面镜把她的脸表现得更大了,她也经常对我说不吃了不吃了,我却想长胖。现在还真是有点后悔让她换了李弘基的头像,而我的头像一直是苏打绿。我想起李清照那首《如梦令》“知否知否,应是绿肥弘瘦。”

后来听 Skullci 说李弘基去了日本,涌现了 bigbang,这个词我最初以为是生活大爆炸,其实不是。到了 bigbang 我才开始认真地听,虽然不通语言乱听一气,却也熟悉过旋律,依稀还有 haruharu, baby goodnight, That xx 的印象。令我惊讶的是,Skullci 居然都会唱,也因此她教会我几句韩语。比如 GD 的名字念成匡鸡涌,我就想着干嘛不把“志”换成“金”,匡金龙,中英韩三语统一。Bigbang 几个人到现在我还认不全,这给了我一点点压力,有时也有很抓狂。崔胜贤,今天特意搜索了这个关键字,我发现他的头发好多都是蓝色,也总算是记下来他的样貌。这样也不至于当看到一张 bigbang 海报的时候,似是而非不敢辨认。崔胜贤算我熟识的第四个韩国艺人,也许是一个很长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