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桔与王毅


📍 2013-10-13 🏷️ #我是傻逼 #读书

《我想和你好好的》,后来一看是作业本的本子,先入为主,就当抛砖引玉说一说《我爱你》(徐静蕾、佟大为)。这部电影也是昨天听说的,今天我找来王朔的《过把瘾就死》,看完这样的故事,不太舒坦。我一直把他想象成佟大为,我和杜梅有一样的主观认同。王朔的小说就像生活细节不厌其烦一样,比如:

杜梅又很认真地对我说:“我发现一个问题,我们总说‘双方’、‘双方’,好像是在谈判,其实我们是一家人。”

“你还爱我对么?你还爱我对么?”她反复盯着我问。

我发觉当我面对她时我缺乏应有的勇气和坦诚。忽然,我的思路顺了。“这与感情无关,这是两回事,虽然我还爱你但我照样无法忍受。你别打断我听我说完!我承认你对我生活上照顾得很好。给我吃给我跑,婚后比婚前生活水平提高很多,这我不抱怨,瞧,我都胖了。但,我说了你别生气呵,但我不是一个衣食无忧就完事大吉的人。和你在一起,老实说,我精神上感到压抑。”我停下不说了,喝水。

她说:“可是我并没有从精神上管制你,我还是想方设法想创造一个愉快的环境的,没事我们不也常去看电影,听音乐会?”“这是两回事。”“怎么是两回事?我觉得是一回事。你觉得我在思想上不关心你?”“不是!”我直接大声道,“我觉得你在思想上太关心我了!都快把我关心疯了!一天到晚就怕我不爱你,盯贼似地盯着我思想上的一举一动。稍有情绪变化,就疑虑重重,捕风捉影,旁敲侧击,公然发难,穷原间委,醍醐灌顶,寸草不生,一网打尽。杜小姐,你不是对我不好,你是对我太好了!你对我好得简直人粉身碎骨无以回报,而你又不是一个不要求回报的人!”“我没听明白,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夸你呢!说你好!你对我情重如山而我使尽浑身解数也只能是高山仰止。你对我的‘好’给我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不客气地讲,你用你的‘爱’就象人们用道德杀寡妇一样奴役了我!我那么在乎每天下班回来能捏着小酒盅啃猪蹄子你坐在旁边含情脉脉地指着我?我那么在乎冬穿皮夏穿纱那么在乎被窝里有个热身子?向往的是想心所想,为心所为,不赔不嫌,平安周到。”“我明白了,你是怨我没有给你乱搞的自由。”

“我操……好,好,你要非往这庸俗下流去想我也没办法。唉——有时候真是还不如和没心肝的人混在一起来得痛快。”

“我觉得人有点变态。对我好还不行?非得对你恶狠狠的一天打着骂着你才舒坦?”

“两回事,不说了。”“我看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不通嘛。”

“好吧,还是用你可以理解的词句说吧,我不爱你了,我不愿意这么过下去了。”“……”“你别激动。”“我不激动,我没事,眼泪早哭干了。我不相信你的话,你说的不是真心话。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是。”“是!你现在这样已经不能激起我真挚的感情了。”

“可你当时选择了我,不能才过了几天就变卦。”

“我当然可以变,因为人,你我都在变。”

“你认为你当初选中了我就是错的?”

“当初选你是对的,现在不选你也是对的。我没卖给你。你不能像……你是什么呀?信仰、国籍、姓名?你给我说一个不能变的东西?性别都不是一成不变了。”

……

我随便举一个例子,字有点多,这就是王朔。如果仍然饶有兴趣,就看一看《动物凶猛》《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再者《我的千岁寒》。

起初很有好感,要保持下去就要不厌其烦。这个文本里的故事和我的经历有一点相似,只不过我倒觉得我的性格在一些程度上更像一个女人,不可救药,像杜梅。就说这么多。